杰里韦斯特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139

【视频】|青春岁月,我在服务站里与你们吵相骂 张家宅记忆-实力聊媒资在《中国新风—与上海市民同住》的镜头里,那个0岁出镜的东东(孙震宇)说?


【视频】|青春岁月,我在服务站里与你们吵相骂 张家宅记忆-实力聊媒资
在《中国新风—与上海市民同住》的镜头里,那个0岁出镜的东东(孙震宇)说,他印象最深的要属张家宅服务站。后来我们就请张家宅长大的插画师沈评画了一幅他记忆中的张家宅服务站。

插画作者:沈评

服务站是干嘛的呢?

一般意义上的里弄服务站是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政府建造一批新公房后应运而建的,主要为公房小区内的居民提供小修小补的服务蝴蝶花歌词。服务站20多平米,集中了很多服务项目。那个年代,居民家有几件生活用品是经常需要修理的。什么做假领头、棉毛裤换裆、棉毛衫换袖口、羊毛衫织补,做衣裤、理发、修伞(油布伞换龙骨)、磨(剪)刀、皮鞋打掌、配钥匙、补套鞋、铝锅换底,修手提包、拎包拉链,后来还有修收音机、修钟表、叫电话等等,每次服务收取很少的费用。
当年拍片,沈评也刚刚出生。他画的服务站到底像不像撒世贵,我们一直无从获知。直到有一天,一位当年的 “小长脚”(当时弄堂里居民对她的昵称)找到我们说:服务站啥人画的?真的太像了!我看得呆特了。


当年的“小长脚”:王海燕
长脚姐姐的创意:臭美的“狗屎包”
长脚姐姐王海燕说,她在小区遛狗,创造了一种在全上海是唯一,在整个中国,可能也是唯一的处理狗狗便便的方法。我们“跪求上图”。

这种包法呀,在老上海有个名字叫做:三角包
现在店里卖很多东西都用塑料袋,而过去都用纸袋或者三角包,用的是“黄哈哈”的纸。在上海发行半两粮票的日子里,店员手工包的“三角包”,用来装蜜饯,白砂糖之类的。三角包要美观,两个脚要‘等腰’,不能一边长一边短。三角包包得牢,包得紧,必须经受考验,如果师傅拿着它往上扔,落在桌上不散,就算是出师了。
如今,王海燕的最美“狗屎包”的绝活儿,她说是17岁在张家宅服务站里练就的:包得漂亮、牢、快。
更加让我听糊涂了的是:她不是说自己是在服务站的吗?
上海弄堂里的服务站,不是类似 “中央商场”那种修修补补的派出机构吗?长脚姐姐说,张家宅的服务站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修理商店。在“油腻”的招牌下,当年它的大名叫:跃进食品商店。可是,弄堂里的人啊,没人晓得它的大名,只记得服务站。亦如她年轻的辰光,大家只知道有个小长脚。

张家宅服务站的会计徐英佩,当年在张家宅老居民的熟悉的中亚照相馆拍摄了一张相片。对于这张面孔,弄堂里的人们也许并不熟悉。
徐英培:
我原来在老大房的会计,张家宅我是兼职。因为张家宅服务站条件实在太差了,连做帐的地方都没有。我只能兼职,放在老大房的办公室里做账。房子全部都用来堆货的。连人坐的地方都没有。 三十几个平方,三个柜台 大概有7、8个人(其中有一个送货的是踩黄鱼车的,也是兼职。)当时卖东西,不像现在。东西是分柜台的,卖酱油、卖盐什么的,专门只卖这个;卖饼干点心的,只负责点心的;卖草纸、和肥皂,也只卖这几样乐园魔城,分开的。因为当时的营业员,要全权负责的,你东西少了,或者有问题了。周梦晗别人拿了,要说不清楚的。不得了。
很长一段时间,张家宅居民所有日常的生活物资,几乎都来源于这家小店。难怪1978年出生的东东和评评,说起弄堂设施,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下学以后,调出他们馋唠的地方…
不光他俩,就是现在可以做爷爷奶奶的老一辈的张家宅居民,依旧难忘儿时的棒冰。




师傅说:服务站,三尺柜台,放眼世界。
小长脚说:服务站,马桶开道儿,一睹白墙
1973年11月22日,长在泰兴大楼的花季少女王海燕(小长脚)由于家庭出身的问题被分到张家宅服务站来卖盐金枣。

王海燕:
17岁啊,我的青春就落在这里。我原来家在泰兴大楼。冬天有暖气,有电话。而这里,家家户户倒马桶,烧煤炉。不到十平方,住三四个人。上班一报到,我就哭了整整三天。你看,当时的照片,我注解就是:白眼。我至今记得,去的那天是11月22日。后来,我们师傅老是跟我讲的,“三尺柜台,放眼世界。”我跟他说,我看来看去世界看不到,只看到对面一堵墙。张家宅我们这家店是弄堂里面对面的墙,天天就看着墙。等到什么时候热闹呢?小朋友放学了,大人下班了,那么有人走进走出。从弄堂里兜进来,每天早上,马桶像仪仗队一样的,从那个小弄堂里家家户户马桶都在门口。我们走进来就像仪仗队欢迎,热烈欢迎。我们那时戴围兜的。土布,白颜色的。我师父硬让我戴,我不肯戴,就不肯戴,很傻的你知道吗?中午的时候吃饭太兴铁路,牵着我的手送我到食堂,食堂要兜弄堂,那里边弄堂,张家宅不是有食堂吗?要兜弄堂穿过去。饭兜叫我戴在身上,你说多傻啊?我现在想想,那时候没办法,没工作服的,我的青春岁月,每天就这么度过,我把她献给了盐金枣、糖杨梅、话梅,还有桃板,还有咸橄榄…而这些,却承载了孩子们那么多的快乐。

盐金枣(上海人俗称:鼻头污)

奶油桃板
我找到了长脚姐姐的创意:臭美的“狗屎包”创作灵感的来源:

童年的记忆:甘草梅饼丹尼格兰杰。
拿指甲轻轻掐下来一点甘草屑,或者抠一小块梅饼,含在嘴里半天,半天,半天。化作,甜~甜~甜…

糖杨梅

点击音频,听张家宅的记忆
王海燕:
我在此借这个机会向他们那些孩子们道个歉,我态度确实是不好。比如说三分钱一包咸桃板,五分一包甜桃板。这个你说一包一包,我们怎么称?一包一包,不可能的。就说一斤,比如说桃板妃常难搞,然后我们自己分,分多少包。比如说一两,那么就要分10包,就是不可能这么准,里边有大有小,有多有少,肯定是有的。这个手感都会感觉出来,连我自己都感觉出来对不对?所以有的时候我怎么分呢?就是核大一点的,搭块肉,不让他感觉到吃亏,但是往往有许多小朋友他不舒服,他偏要打开来看,打开来一看它里边比上一次买的要少,他不乐意。然后跟我说:“阿姨,你跟我换一包。”“换什么换?有什么好换的?”还有盐金枣也是的,一分钱盐金枣,拿张纸给你撒一点好了。那时候我也不大懂,现在懂了,假如碰到现在我肯定讲:“阿姨认识你的,我多给你的,别人没这么多的。”以前不会这么说的乌桕大蚕蛾,你想想看,我们17岁就到那边去,到那边去百部草,感觉很傻的。

那个时候真的很艰苦,都是凭票的。为什么我觉得他们蛮贫困的呢?因为买东西的人他们很计较,一分一厘很计较。以前那个秤不像现在的电子秤,是那个台秤玩偶特工,比如说买的是糖果,它这个秤他都要看,你要抬的高高的,稍微平一点,低一点,他不乐意。而且那个草纸,那个手纸100张一刀的,我跟你讲我真是,要数的,一张张在你面前数酷我资料网,你说这怪吗?很奇怪的。一张张要数,少一张又不行,他说少,那我还得又要点一遍,说对不对?我总不见得把别的一刀抽出来,放在这里面,下面的人买了又少了,你说这事情搞得清楚吗?

随着一轮一轮的城市发展,当年的张家宅服务站早已消逝在旧里的拆迁中。簇新的商品房高楼而起,弹格路已拓宽成行驶机动车的大马路。王海燕也到了含饴弄孙的年龄。如今,她平静地坐在位于常德路的家里,笑谈着那些属于张家宅的故事,时光已流过45载。
各位,不知日本导演牛山纯一先生在1978年于张家宅拍摄的纪录片《中国新风:与上海市民同住》中的下列镜头,有没有捕捉到你认识的那些人,那些事?
欢迎拨打:62706270,62706270告诉我们





文字:金亚
编辑:丁悦
更多有关张家宅的记忆,请翻看往期
寻人启事 | 四十年前张家宅的小朋友,你们在哪里?
因为这部纪录片,上海张家宅一夜成名
张家宅记忆 | 人家,0岁就出镜啦
张家宅记忆 |40年过去,大家额上海闲话还来赛伐中华支教网?
张家宅记忆 | 当年,居委会里的那个小姐姐
张家宅记忆 | 张家宅,当年你从未用正眼看过

制作单位
SMG惟实(voice)工作室
出品单位
上海音像资料馆
协作单位
静安区文物保护管理中心
特别鸣谢
静安区石门二路街道
全文详见:10153.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