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里韦斯特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59

【视频】2016年夏季美姑走访感触|YI谈-HxopluPoetry 读者朋友们好由于小编近期忙于个人学业考试YI谈栏目将延后至6月26日下期栏目将讲述凉山彝族诗人和?


【视频】2016年夏季美姑走访感触|YI谈-HxopluPoetry

读者朋友们好
由于小编近期忙于个人学业考试
YI谈栏目将延后至6月26日
下期栏目将讲述
凉山彝族诗人和美国女性人类学家的爱情故事
敬请期待
今天想与大家分享一篇小编在去年10月写下的文章
虽然此刻再次回看当时的文字
难免会觉得有许多不足之处
但正是这些不足
见证了我那一刻的所见所感,所知所想
也见证了我此刻的成长
分享这篇文章的目的、以及创立本栏目的目的
至始至终都是
——
鼓励大家一起携手
共同致力于家乡和族人的发展

距离美姑县的走访活动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这期间我一直告诉自己要记录点什么,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拖到了今天。如今想要真正写点什么的时候,却感觉毫无头绪,所以只得顺着自己此刻的想法继续下去。
那些当时深深震撼着我的事情以及由此激发的情愫,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消磨削弱了,虽没有殆尽,但已不会再使我肾上腺素激增。如今还有一丝淡淡的忧伤萦绕在我身边,就那样若即若离地漂浮着,既没有远去,也不会过分靠近。
我所指的“走访”,是指今年8月我参加的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组织的“美姑县特殊困难儿童走访调查活动”。其目的是通过走访调查,去了解那些由美姑县民政部门提供的名单中的儿童的家庭是否真的贫困、以及贫困程度如何等,并对其贫困情况进行认定。通过“走访”活动,我和队友们就能了解到他们提供的名单中的特殊困难儿童(特殊困难儿童是指父母双亡或父母一方死亡而另一方不具备抚养能力的孩子)的基本家庭信息,从而证实这些孩子是否有资格进入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筹资修建的爱心学校就读。
进入爱心学校,意味着孩子们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便可以完成小学学业,这些费用包括书本费、住宿费、生活费等所有学杂费。尽管九年义务教育早已普及,但很多人还是迫切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得到在爱心学校就读的机会,在我看来,这不仅是经济上的考虑,还因为爱心学校实行的是“双文化教育”。
与彝汉双语教学相比,“双文化教育”似乎更具有适应性与前瞻性。“双文化教育”大致是一种在双语教学的基础上,对学生进行同步的彝语思维和汉语思维训练的一种教学方式。这意味着爱心学校的孩子们不仅可以学到汉语知识,同时也会学到一些彝族历史文化方面的知识,比如说他们可以学习唱彝族歌曲,可以学习彝族的格言谚语,还能了解到一些彝族的风俗习惯,得到一些传统的道德教育。这样一来,孩子们既可以学到知识自行我路,也可以避免因为长期住校而与彝族传统脱节的现象。
这种极具吸引力的教学方式得到了很好的实践。比如前段时间火爆了彝族朋友圈的“最牛校歌”便是美姑大桥爱心学校的师生们合力的杰作——老师把彝族传统的歌谣谚语用于谱曲填词,学生们则用自己天籁之声唱出美好希望。

(美姑大桥爱心学校的校歌《玛微》)
正是这样的教学方式使得爱心校的生源非常火爆。但受到资金的限制,爱心学校每年级只能招收3个班,人数不超过150人,所以需要招募一批志愿者深入特殊困难儿童家中进行走访调查,获取真实情况以便选择性录取(选择标准是看谁最贫困最需要帮助)。而我,则在这个暑假有幸成为了这批志愿者中的一员。
目前,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已在凉山境内的昭觉县日哈乡和美姑县大桥乡修建了两所爱心学校,并且在凉山州境内各县市共计开办了60多个爱心班,包括了小学爱心班、初中爱心班及特困家庭女子高中班,使得3000多名特殊困难儿童获得了以教育为核心的长期综合救助。


(走访路上的美景)
介绍完走访背景,我终于要回到正题了。此刻,坐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再次翻看走访时的照片,我似乎又回到了那山放浪冒险谭,那水,那人,那景之中。
我清楚地记得走访的第一户,是住在美姑县城附近巴古乡依千村的一位小姑娘家。她的父亲因外出打工意外去世,目前由母亲一人抚养四个小孩和一位老人阔耳狐。他们一家非常热情女装骑士,妈妈和大姐一接到电话就到河边来接我们。坐在河边等她们时,我和组员闲聊起来,原来大家都很庆幸被分到了县城附近,自然以为这是条件最好的答地方神剑仙缘,也是最轻松的走访任务,后来才发现“我们太天真”了。
一大清早,高原的烈日就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焦灼大地。顶着烈日、顺着蜿蜒的小路爬上山顶,再穿过一片稀疏的包谷地就绕到了受访者家。从一个小坡走下去,印入眼帘的是庭院里的泥土被前些天的雨水塑造出的狼藉景象,还有两个由小树桩制成的猪槽横在上面,猪槽里盛着的猪食洒满一地。俯下身走进房子里,第一眼就可以看到挂在墙上的父亲的遗像——穿着彝族服装的英俊脸庞永远定格在了画面里。昏暗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家电,只有一堆刚挖出来的小土豆散在地上,上面扔了几个烂背篓。火塘边用石块堆砌出三个锅庄,背后放着一张脏乱的小床。
奶奶拱手坐在火塘边对着我们微笑,家里的小女儿和小儿子则带着一种羞涩和好奇的眼神窥探我们,而我们走访的对象——二女儿则害羞地躲到了母亲身后。我们拿出事先买好的糖果来套近乎,两个小孩喜出望外,马上就被糖衣炮弹降服,兴致勃勃地跑来我们身边晃悠。
小儿子身上透露出彝族男孩儿的热情与机灵。混熟以后,他很自然地跑来坐在我们身上,要和我们一起看看相机里他自己的帅气模样。后来他便蹲在一口大铁锅面前,拿着勺子开始对锅里那盆浑浊的酸菜洋芋汤狼吞虎咽。这个胖小伙并不觉得他每顿的食物索然无味,他笑眯眯地告诉我很香,也邀请我尝一尝。
二女儿显得有些含蓄,始终不好意思开口回答我们的问题,反而是她已经在爱心学校读2年级的大姐显得大方自信,不仅一开始就来接我们上山,而且后来还帮着妹妹回答问题。姐姐在学校群体里生活过,同时受到教育启蒙,所以我想她并不惧怕与陌生人的沟通爱你的云,而妹妹常年呆在山上的熟人社会里,可能没有太多机会接触他人,从而显得含蓄内敛。从两姐妹身上,我开始感受到教育在塑造儿童性情时的潜移默化的作用,这些感受在后来的走访中逐渐加深,从而转变为“见证”。
为了确保信息的准确性和有效性,走访中的基本信息采集主要依照户口本603727,而大部分村民的户口本都放由村长保管,所以在大姐跑去拿户口本的时候,为了缓和气氛,叫来了一位曾经在爱心学校毕业的男孩和两位在县城小学读过书的男孩和我们交流。交流过程中,我们得知爱心学校毕业的这位孩子目前已经在西昌市月华乡的绿荫中学就读,并且成绩斐然。三位男孩非常朴实热心,后来他们为我们做了2天向导,为我们的走访工作带来极大便利。

(热心的向导男生的惹农总)
第一户走访带给我舒畅愉悦的感觉,因为我并没有在艰苦的生活条件下看到类似网络上过分渲染的悲伤,反而表现出一种坦然面对的乐观心态。这对我的心态调整起到很大作用,后来的走访我便试着不再以一种城里人的狭隘视角去轻易评判好坏和表达悲喜,而是去融入、感受和理解。
第一天的走访活动合计耗时13小时,累计步行山路29公里,成功走访了2个行政乡的3个村庄中5户家庭的5位孩子。之后的5天,我们在与陡峭崎岖的山路的顽强斗争中,走过了美姑县辖区内的巴古乡、农作乡、井叶特西乡、觉洛乡和巴普镇的大部分村庄,一共走访36位特殊困难儿童,超出走访计划4人幸福一家亲。


(路旁还未就学的儿童们)
每当我试着回忆每一户受访家庭的小孩模样,首先浮现在我脑海里的都是他们那一双双纯净的眼神,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眼神,似乎带着某种期盼,却又透露着伤感。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穿着哥哥在爱心学校就读时发放的粉色校服的小男孩的眼神。走访到家门口时,他就站在土墙旁打探着我们,那种眼神和表情同时呈现在一张花猫脸上,让人感觉到心酸。穿在他身上的校服,虽然还能看得出底色是粉色,但其实已经沾满各种污渍,加上他那一贫如洗的家作为背景,实在有种融为一体的感觉刘昊霖。在父亲吸毒去世后,小男孩的母亲改嫁了,留下他和哥哥与奶奶相依为命。奶奶年迈多病,几乎丧失自理能力,却依然坚持撑着照顾两个小兄弟。
奶奶已经口齿不清孙婉莹,无法回答我们的问题田黄玉,而小男孩却始终不愿开口说话,加之哥哥生病不在家,信息采集一度停止。幸好有精准扶贫的驻村干部帮助,我们才得以顺利完成任务。整个过程中,小男孩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一直盯着我们,不过他那一开始杀气十足的眼神,因为我塞给他一包糖而变得柔和许多。离开时,栓在屋旁小树下饲养的过年猪一直在嚎叫打转麻辣俏护士,而小树显得力不从心,瘦弱的躯干似乎快要折断。然而在蓝天白云和明媚阳光的衬托下,这幅杂乱的图景却显得十分和谐,让我感觉到一种希望:是奶奶期盼着过年的生活希望,也是小男孩期盼读书改变命运的希望。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大凉山彝族,我很庆幸自己的父辈能够从农村走出来,从而给我提供了优渥的生活及学习条件,因此我得以比一部分同胞早一步跨入城市,但也正因如此,我才被浮华包装出的城市蒙蔽了双眼。直到参与走访,真正深入了解了特殊困难儿童的家庭状况,我才亲眼见证了同胞们的生活现状。在这之前,我一直天真地以为情况不会那么糟糕。
我们组负责走访的大部分家庭至今仍住在摇摇欲坠的土房里,在这漫长而猛烈的山雨的侵袭下,他们很担心房屋垮塌而压死辛苦饲养的牲畜。各家庭的农作物大同小异,主要是土豆和玉米,偶尔会有部分地区种植四季豆或卷心菜。不言而喻,所有收成则是这户人和他们所饲养的牲畜们一年的食物。所以看到每家每户的地上都千篇一律的放着一盆酸菜土豆汤和一筐煮土豆时,我竟会想起自己刚去成都时同学对我说的那句似乎挺有道理的话“听说你们凉山彝族,早上吃洋芋,中午吃土豆,下午吃马铃薯。”当时我被问的哑口无言,现在想起来其实他好像也说错了一点,那就是我们一天只能吃两顿。
(走访过程)
每个家庭都有各自的不幸,而最让我震惊的却是这些特殊困难儿童的父母基本是生病逝世的,类似我第一户走访的家庭那样因突发事件致死的是个例。据了解,母亲主要是分娩难产逝世,而父亲则更多因疾病未得到及时治疗而逝世。不过在信息录入过程中,我们确定所走访家庭的每位成员都已经拥有农村医疗保险,所以我很纳闷为什么还会出现那么多因病逝世的情况。
后来了解到大多数家庭都是在亲人逝世后才知道参保的重要性,加之政府的大力宣传和积极倡导,臧健和他们才陆续参保。不过就算有了医保,大多数同胞也缺乏及时就医的意识,更倾向于依赖传统仪式的疗效;同时他们也担心承担不了相对高昂的医疗费用,尽管国家已经补贴了绝大部分。缺乏发展条件导致经济发展滞后,从而了阻碍教育的普及和医疗的发展,所以生命在此刻显得如此脆弱。
尽管现实残酷,但我仍然在同胞们的脸上看到了最纯朴的笑容、在他们身上感受到最真挚的热情新年好简谱,我能感觉到他们迸发出的那种与磨难顽强对抗的坚韧精神,而所有的怜悯之情都是我这种相对主义者的“慈悲”。
写到这里,我开始怀疑自己的文字,到底是要把同胞们以弱者的姿态呈现,还是想要表现出他们身上锲而不舍的精神。如果真要为自己辩护,我的出发点一定是希望大家看到在相对艰苦的条件下的彝族人们的生活现状和精神状态。不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许只有当我们都放下自己的高傲走入大山,真正平等地去尊重、感受和理解时,我们才有机会看清楚法式湿吻,大凉山彝族人的苦与乐。
走访那几天夜里,我在自己的博客里记录下当时的感触:“苦难的人和悲惨的命盘旋交织,是我一直闭着眼,不见。睁开双眼,张开双臂,我试着去抚摸这片土地,却被它伤横累累的肌理刺痛。疼痛反衬了幸福,也揭露了迷茫。许多人来了又走,最后留下的还是我们自己。”此刻再去感受当时的心境,西贝尔汽车虽已无法相比,但我知道它们已经深深烙印在我身上,成为我的一部分,告诫和催促着我去追寻一个坎坷但迷人的远方。



(走访收获的友谊与美景)
今年夏天的志愿者招募又开始了
志愿者招募条件
能听、说凉山彝语者优先;
(并不仅限于凉山彝族)
能吃苦耐劳、踏实认真;
大专以上学历;
能熟练运用World、Excel等办公系统;
有总结概括能力;
服从中心工作安排;
有电脑者请自带电脑
调查时间安排
7月24日:中心西昌办公室报到
7月25日:志愿者参加入户调查相关内容培训
7月26日——8月1日:入户调查
8月2日:返回西昌整理调查资料
志愿者从西昌至目标地,
以及目标地内因调查产生的合理交通费用
均由中心承担
住宿由中心统一安排;
另还有调查补贴。
联系方式
有意者请把简历发送到
lsrtjz@163.com;
联系人:马老师
联系电话:18011077909
中心二维码如下
全文详见:10325.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