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里韦斯特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79

【视频】18岁脑瘫音乐天才上台被嘲笑,ー开口震撼全场!-每日甜蜜祝福 原创 |安缩着脖子,怯怯的扯了扯大安的衣袖。大安垂下头摸了下小安的脑袋??


【视频】18岁脑瘫音乐天才上台被嘲笑,ー开口震撼全场!-每日甜蜜祝福


原创 |安缩着脖子,怯怯的扯了扯大安的衣袖。大安垂下头摸了下小安的脑袋:“那你去姐姐那屋呆着。”“那屋没点火,我怕黑,哥你带我过去……”小安低声央求。大安露出一丝为难。今夜,这屋门口就是他要坚守的地方。万一他离开了,那些好事的人闯进来,惊扰了里面扎针咋办?“小安是男子汉,男子汉是不怕黑的!”大安轻声鼓励着小安。小安年纪尚幼,才四岁左右的光景。冷,是他现在唯一能感受到的。大安咬了下牙,索性脱下自己外面的褂子,给小安穿上。而他自己,则穿着里面的一件睡觉的单衣,就那么守在门口,寸步不移……屋子里。杨华忠被放平着躺在穿上,被子盖在他的上身和腰间。露在外面的一双腿,膝盖的周围,以及膝盖往下七寸的部位,扎满了密密麻麻的银针。那些银针,细如牛毛,在灯光下泛出刺眼的亮色。杨若晴低垂着双目,屏住了呼吸,将手指间捻着的银针,见缝插针。一寸寸,刺进杨华忠的腿上……汉子躺在那里,额头上,豆大的冷汗滚滚而出。孙氏照着杨若晴的吩咐,拿着一块干净的半成干的帕子,隔一会儿就为他拭去额头上的汗珠。一炷香的功夫,似是很快,又似是很慢……杨若晴终于收了银针,和孙氏合力扶着杨华忠坐起身来。岩崎峰子“孩他爹,你感觉咋样?”孙氏焦急而又紧张的询问道。此刻的杨华忠,气喘吁吁,几近虚脱。他的脑门上,后背,全都被汗给打湿了。湿漉漉的,就跟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孙氏问,他老半天也没啥反应,张大着嘴儿在那喘着粗气。见状,孙氏更担忧了。“晴儿,你爹这还好吧?”她转而问杨若晴。杨若晴对孙氏淡淡一笑:“没事儿,怕是还没回过气儿来。”她说着,拿手在杨华忠的左心窝附近轻轻揉按了一番。“爹,爹?你能说话不?吭一声啊!”揉按了一会儿心窝,杨华忠直愣愣的眼珠儿总算是转动了一下飞达广播网。吐出一口浊气后,他终于吐出了一个字:“疼……”“疼?孩儿爹,你哪儿疼啊?”孙氏的心揪了起来。杨华忠抬手指着自己的双腿:“这里面,跟有虫子在啃我骨头似的,老疼了……”“晴儿,这是咋回事啊?”孙氏慌乱的询问杨若晴。杨若晴却是眉开眼笑起来,长吁了一口气。“娘,我爹的腿直觉全回来了。还是那句话,痛才好,不痛,那才真坏事了呢!”“啊?”孙氏愕然,随即又惊又喜。杨华忠也激动起来。“爹,你试试看,看能不能挪动下双腿?”杨若晴又道。“诶!”杨华忠点头,咬着牙,双手抓着身下的被子,试图抬起自己的双腿。孙氏和杨若晴都睁大了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腿。杨华忠努力了好久,可是双腿还是没能抬起来。“疼,太疼了,跟刀在削似的,疼得我压根就抬不起来呀!”杨华忠又急出了满头的汗。汉子咬着牙,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可那双腿却还是没半点动静。一旁的孙氏,刚放下的心,再吃悬了起来。这时候,突然听到杨若晴的一声惊呼。“成了成了,我爹的脚趾头动了爱多康!”“哪呀哪呀?”孙氏凑过来。母女两个都看到杨华忠的脚趾头在动。杨华忠愣了下,方才光顾着使劲儿抬腿,压根没留意到自己的脚。这会子一听,他也朝自己的脚趾头瞅去,一边尝试像从前健康时候那样把力气用到脚趾头上。果真,他亲眼看到自己的脚趾头,在动。他想要左脚的大拇指动,大拇指就动了。想要右脚的小指头动,也动了。汉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眼眶全红了!这边,杨若晴也是激动的道:“脚趾头能动,就说明我爹腿上的经脉通了。”虽然脚趾头动的有点迟缓,有点僵硬。动的幅度也不是很大,但是,这却是痊愈的预兆。“爹的膝盖受创严重,等再修养一段时日,不痛了,必定可以站起来。”她再一次笃定的道。孙氏喜极而泣,抹着泪道:“晴儿说的对,伤筋动骨一百天,等到完全修养好了,你爹就能下地走路了!”汉子此刻已是热泪盈眶,脸上的肌肉狠狠抽搐着。“太、太、太好了!”他颤抖着,老半天才终于挤出这几个字。孙氏再也忍不住,嗷了一嗓子扑进了杨华忠怀里。“孩儿爹啊……咱可算要熬出头啦……”妇人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像是奔涌的洪水。扑倒在男人的怀里,似要将这一段时日所受的委屈和担忧,全都化作眼泪,倾诉出去……男人伸手搂住了女人,轻轻抚着女人的后背。见此情景,杨若晴也是眼睛湿漉漉的,但是脸上却挂着无比愉悦的笑容。她收拾了银针,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屋子。屋外,大安驮着小安站在夜色中。冷风一阵阵的吹过来,吹在他单薄的身躯上。在这立冬后的夜晚,风中的寒凉,沁入骨髓。可是,他却好像感觉不到冷似的,站在那里,俊俏的脸蛋儿上,嘴巴高兴得都咧到一边去了。屋里的动静,他听得一清二楚。他知道,姐姐成功了。她真的做到了,她治好了爹的腿伤。再过一段时日,爹就能重新站起来,支撑这个家,为他们姐弟遮风避雨了!从今往后,走在村子里,陈狗蛋他们再不敢随便欺负他们姐弟了!第198章世上只有姐姐好(一更)屋门‘嘎吱’一声响,一个人影从里面闪身出来。大安赶紧迎了过去,眼睛比那天上的月亮还要明亮,声音却带着一丝颤抖:“姐!”“一切搞定!”杨若晴朝大安打了个ok的手势。瞅见小安歪着脑袋,趴在大安的背上竟然睡着了。杨若晴抬手把小安从大安背上抱下来,裹在自己怀里。“小安睡着了,咋也不把他送回屋去呢?”她问道。都入冬了,夜里气温降了,在外面睡,着凉了咋办?大安没啃声。杨若晴抱着小安,抬脚往自己那屋走去,大安跟在后面。屋子里没有点灯,但是有月光洒进来。杨若晴轻车熟路把小安安置在床上,扯过被子给他盖好。这才摸着了豆油灯,点亮了。这时,她才瞅见大安竟然只穿着一件贴身的衣裳。胸前后背好几处都破了洞,正抱着肩膀缩成一团。她想到了啥,转身回到床边,小安的身上果真还裹着大安的外衣。“你这傻小子,小安困了就该把他送回屋来啊,像这样,你们两个都得着凉。”杨若晴轻声数落着大安,一边拿过他的褂子递给他:“赶紧穿上。”大安没有解释,淡淡笑了笑。他接过外衣往身上套的当口,杨若晴转身拉开门出了屋子。片刻后,她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一盆热水。盆的边缘中电36所,搭着一块帕子。“坐到这里来,烫个热水脚去去寒气择吉通书!”她朝他招呼。大安依言走过来坐下。杨若晴蹲在他的身前,握住他的脚,给他脱去脚上的鞋子和破了洞的袜子。大安意识到啥,忙地俯身弯腰韩绍功,拦住杨若晴的手。“姐,我自己来洗就成。”“你坐着就成,姐给你洗也一样。”杨若晴不以为意的道,把他的左脚放进热水里郭大卫,又脱去右脚的鞋袜。赶了一天的路,鞋子里少不得磕出一堆的灰土。大安的脚出了好多的汗,这会子鞋袜脱掉,里面的气味在空气中缓缓散发出来。他的俊脸微微红了几分。“姐,还是我自个来洗吧,我脚臭,等会熏着你了。”杨若晴一听这话,撩起眼皮子瞅了他一眼。“你再臭,也是我弟,放心,你姐我耐性强,熏不死!”大安满头黑线。杨若晴用手轻轻捧着大安的一双脚,放在温润的热水里,轻轻洗着。“你不说我也晓得,你不带小安回屋子,是担心你人走开了,有外人过来惊扰了我给爹扎针。”她敛下睫毛,边轻柔的揉按着他的脚底板,边轻声道。“傻弟弟,其实就算有人闯进来,也没事的。”她抬起眼来,望着面前端坐在凳子上的大安,一脸认真的叮嘱他。“往后谁能百里挑一刘硕,你也要多爱惜自己的身子,你和小安若是有谁生了病,姐姐同样会着急,会担心的。晓得不?”大安没啃声,轻轻咬着唇,如黑曜石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的姐姐。从前的姐姐,疯疯癫癫,脸上不是沾这泥巴,便是锅底灰。他从没看清楚过姐姐到底长啥样。疯病痊愈后的姐姐,精明又能干,霸道又强势。习惯了她白日里的张牙舞爪和嘻嘻哈哈。这会子,朦胧的豆油灯下,这样温声细语跟自己说话的姐姐,让大安有种错愕!原来,姐姐也可以这么温柔?姐姐温柔的样子,真好看。比兰儿姐要好看,比今个镇上见到的那个小萝莉也要好看。姐姐是世间最好看的女孩儿!他要一辈子,对姐姐好!“臭小子,老姐我难得这么温柔的跟你说话,你竟敢走神?嗯?”熟悉而嚣张的声音将大安的心神拉回。他的腮帮子随即就被两根手指给揪住,并用力往两边拽……“姐,轻、轻点,疼啊……”“臭小子,老姐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杨若晴凶神恶煞的问。“听、听到啦,我记住啦,老姐放心,下回再不会在外面傻站了!”大安忙地道。“这还差不多视讯堂。”杨若晴这才松开了手,“做人做事,要晓得灵活变通!”“嗯嗯,老姐说的对。”“那是当然!”“姐,这水好热,要不你也烫个脚吧?”大安邀请道。自己走了大半日的路,姐姐又何尝不是呢?杨若晴一想,欢快的应了一声。可是屋里没有第二把凳子,唯一的一把凳子坐在大安屁股下面。“弟,往那边挪点。”她拍了拍大安的肩膀。这凳子不是那种有靠背,只能坐一个人的凳子。这是那种类似于长凳,却又比长凳要短一些的凳子。姐弟两个挤一挤,还是可以坐下的。大安往边上挪开些,杨若晴挨着他身侧坐了下来。脱去了鞋袜,杨若晴把脚也放进了热水里。她的脚趾头碰触到大安的脚趾头的时候,他触电似的往边上缩了一下,脸瞬间红了几分。杨若晴察觉到他的秘密,唇角勾起一丝坏笑。她故意拿脚趾头去蹭大安的脚底板。大安倒吸了一口气,把脚帮盆沿边躲,“姐格纳布里,你坏死了,挠我痒痒……”“哈哈哈……”杨若晴笑了起来。瞅了眼床上熟睡的小安,她赶忙儿捂着嘴笑。“哈哈,臭小子老是装深沉,这下被我逮住弱点了吧?”大安红着脸道:“姐姐你再使坏,我不跟你一块儿泡了。”“好好好,我不欺负你。”她敛起笑,老老实实泡起脚来。大安也把脚放回了水盆,姐弟两个的脚放在一块儿,安静的享受着热水带来的舒适。“富人吃好药,穷人多泡脚。”杨若晴伸了个懒腰,把脑袋靠在大安的肩上。“这话当真不假,泡脚,真舒服,全身通泰啊!”她喃喃着道。大安从杨若晴的声音里,听出几分疲倦。“姐,水温还高,你靠我肩上眯一会,等会水凉了我喊你。”他轻声说道。“嗯。”她轻轻应了一声,细密的睫毛落下来,在眼睛下方洒下一片淡淡的阴影。大安侧头看着姐姐微微阖着的双眼,她脸上淡淡的倦容,让他心疼。少年一动不动,挺直着腰杆端坐在那,努力让自己的肩膀变得平稳,让姐姐靠得踏实,舒坦……第199章抓到贼了(二更)屋子里很安静,唯有桌上的豆油灯的灯光在微微跳跃着。孙氏推开一条门缝进来的时候,一眼瞅到姐弟两个正在泡脚曾卓君。大安朝孙氏抬起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孙氏怔了下,这才发现晴儿竟然靠在大安的肩上睡着了。孙氏笑了下,“这闺女,睡着了咋还泡着呢?我来给她擦起来。”说着,撸起袖子就要蹲下来世家名媛,被大安拦住。“娘,水还热着呢,让我姐再泡一会,等会我喊她。”孙氏只得站起身来,问大安:“你今夜睡哪?”大安犹豫了下,“我等会回屋去睡。”“成,那娘给你留门啊!”孙氏前脚刚走,杨若晴后脚就醒了。“大安,方才是不是咱娘来过?”她问道,并坐直了腰身。大安点点头,肩膀上陡然一轻,他的心里,也涌过一丝淡淡的失落。“姐,是不是该擦起来了?”他问。“好,我先擦起来,再帮你擦。”她说着,俯下身去,刚把帕子从水里捞起来,突然,屋外传来一声吃痛的尖叫。随即,便是重物摔倒在地的声响。杨若晴眉梢一挑,睡意顿无。“哈哈,贼儿进套了!大安,快,分头行事!”脚也顾不上擦,她直接把脚套进了鞋子里,端起木盆就冲出了屋子,直奔猪圈而去。猪圈里放鸡窝的那个角落,一个人影正半跪在那儿。撅着屁股,一手使劲儿的掰扯着木板,想要将木板的缝隙掰开掰大一些。而另一手则拼了命的往外拽。木板另一端,像是有啥把她的手给咬住了似的,任凭她怎么拽,都拽不出来!鸡窝里的母鸡被吓得咯咯乱叫,扑扇着翅膀在鸡窝旁跳来跳去。杨若晴快步来到那人的跟前,借着月光,看清了这偷蛋的贼。果真是刘氏。她抬起脚,照着刘氏的屁股就踹了下去。刘氏把心思都放在卡在猪圈里的另一只手上面,没察觉后面来了人。屁股上冷不丁被踹了一脚,她身体往前扑去,额头撞在猪圈的围墙上。‘砰!’一声脆响,痛得她眼冒金星。她气急败坏的转过脸,一盆水兜头泼了过来。刘氏呛得连声咳嗽了起来,“死、死胖丫,你这是要整死我啊?”“呀?四婶?那偷鸡蛋的贼咋是你呀?”杨若晴放下手里的木盆,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刘氏被抓了个现行,涨红了脸。可她的嘴皮子却是死硬。梗起了脖子道:“死胖丫,捉贼捉脏,捉奸捉双,我可没偷你家鸡蛋。”“你没偷鸡蛋,那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刨我家鸡窝是做啥呢?”杨若晴讥笑着问。见过无赖,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手都被藏在鸡窝里的老鼠夹子给咬住了,还不承认?杨若晴也不急躁恼怒,今夜她可不是审判官,审判官在路上呢!那边屋里,孙氏听到动静也拉开门过来了。瞅见猪圈这边,吃了一惊。而大安,也领着老杨头和谭氏还有杨华洲,哗啦啦也朝这边奔了过来。刘氏瞅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而她的手还被夹在鸡窝那边,顿时底气就被抽走了一大半。她吓得龟缩在原地,尽量减少存在感,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大半夜的不挺尸,把咱都惊动过来,你们瞎折腾个啥?”谭氏不情不愿的过来,嘴里还在嚷嚷着。杨若晴朝那边迎过去两步,对老杨头和谭氏道:“爷,奶,大晚上的惊动你们,是我们的不是,孙女先给你们赔个不是。”谭氏懒得搭理杨若晴,哼了一声,在那打着呵欠。老杨头也是面色不愉的问杨若晴:“你让大安喊我们过来,到底啥事?”杨若晴道:“是这样的,这几****家的鸡窝闹贼,被偷了三只鸡蛋。”“我怕是有黄鼠狼啥的,就让大安去大牛叔家借了副老鼠夹子来藏在鸡窝边上。”“方才我和大安在屋里泡脚,听到外面有动静,出来一瞅,就瞅见了四婶。”杨若晴随即让开了身,朝猪圈那边指了去。“诺,四婶还在那呢,爷奶你们看——”众人循着杨若晴的指引瞅过去,果真瞅见了被泼成了落汤鸡的刘氏。刘氏一条手臂在猪圈这面,另一条手臂还卡在猪圈另一面,撅着屁股,保持着掏鸡窝的姿势……只要眼不瞎的,即便没有杨若晴方才那番话,都能瞅出刘氏在做啥!老杨头的一张脸,顿时黑成了锅底。谭氏的睡意也没了,眉眼都竖了起来。孙氏的眉头皱在一起,一副无奈至极的样子。杨华洲则是忿忿瞪着刘氏,大声质问:“四嫂,你咋能这样?”“三哥他们五口人,三个孩子就指靠着这只老母鸡下点蛋改善伙食。你、你咋能这样!”杨华洲口拙,即便愤怒,也说不出措辞太过严厉的谴责话。但是他的震怒,却是真的刘氏目光闪烁着,一脸的慌张。“那啥,五弟你们误会了,我可不是那偷蛋的贼,我是从茅厕回来,听到这边鸡叫。”“我怕是有黄鼠狼偷鸡,就过来瞅瞅。”“这木板儿有条缝隙,我就好心给它掰扯着,想要合拢一些。”“手儿一个不当心滑进去了,就被鸡窝里那老鼠夹子给咬住了,痛得我哟……”“四婶你扯谎,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大安听不下去了,大声打断了刘氏的话。刘氏怔了一下,恨得暗暗咬牙。却还是腆着笑,对老杨头和谭氏求饶:“爹,娘,你们要相信媳妇僵尸王爷,媳妇当真不是那种人……”刘氏是啥样的人,在场的人心知肚明。老杨头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站在那里直摇头。谭氏也很火大。不过,瞅见孙氏和杨若晴,谭氏目光儿一闪,出了声。
全文详见:10528.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