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里韦斯特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69

【视频】|| 洪庆街道上的修鞋匠 王建西-灞水两岸作者:王建西已记不清什么时候修鞋匠在街道上开始摆摊的,只知道洪庆街道有个国营修鞋铺,是两位??


【视频】|| 洪庆街道上的修鞋匠 王建西-灞水两岸


作者:王建西
已记不清什么时候修鞋匠在街道上开始摆摊的,只知道洪庆街道有个国营修鞋铺,是两位老人修鞋匠,生意兴隆,每天修鞋的络绎不绝。至从街道上有了这位修鞋匠摆摊,修的又快又好又便宜。从此国营修鞋铺的生意暗淡无光了。也许两位老人到了退休的年龄了,生意也不好就关门了。
从此街道就是他一家修鞋匠,生意特别好!早上把鞋放到他那里下午就可取,大家都很认可他的修鞋技术。只是他本人有点结巴,不高兴时经常自言自语骂人,也不知他骂的是谁(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学会他的骂人方式。很多年后还有人学着他骂人)。
他也是街道上第一个长期摆地摊的人,那时还没人敢长期摆摊,都是临时拿点农副产品卖完后再给家里买点急需用品,谁敢长期摆摊就割谁的尾巴,或者就是投机倒把十三电音。
说起这位修鞋匠还大有来头,他是一名抗美援朝第一批志愿军,作战英勇,在一次激战中被跑弹震昏受伤,被送往后方医院。当他醒来后已不知道以前的事了。部队就把他送回国继续治疗高冢玲奈,治疗的结果不明显,留下了后遗症。再后来让他复员回家修养。
为了生活他的家人为他置办一套全新修鞋家当,开始了他的修鞋生涯。尤其是炮校当兵的爱在他这修鞋,也可能知道他是当过兵的特别照顾。如果有人问他这鞋能修好吗?或者说一定要给我修好点,他总是那句话:“修不好就不是我兴安做的活”。这篇文章的主人翁就是‘兴安’。身高1·68左右滚滚红尘简谱,不胖不瘦,花白的头发有点乱,稀少的络腮胡子总是长不长,身穿黑棉袄黑裤子,脚蹬一双军用旧皮鞋,这就是他本人。
有一次他骑着自行车,摔了一跤把右小腿大面积划伤,大伙上前帮忙让他上医院去看看,他说“不,不,不用不用”,说完就用路边地上的灰土往受伤的地方抹去安仔小精灵。说来也怪没多长时间伤面竟然好了。不过从那以后再没见他骑过自行车了。
他对小孩特别能容忍,不管小孩怎样欺负他都不理。有次几个小孩把一根香烟烟丝掏空,放进一个小炮再把烟丝装进去,送给他,他高兴的接过送给他的香烟,放到嘴上用火点燃,没多长时间只听‘啪’的一声小炮在嘴边爆响,把他气的骂了几句就没事了。幸亏小炮威力小,只是下了一跳。有人问他你咋不打那碎怂呢?他摇摇头说“哎,都是娃你理他干啥”。一后谁给他烟他都要用手捏捏看看,把烟放到嘴上吸一口马上拿开,生怕还有炮。
他很有爱心。记得有一次一个从陕北来洪庆寻亲的女士,亲亲不认,不让进门卓琳妹妹。闹的女士没办法,只好恳求亲亲说“我现在身无分文,你借给我回家的路费,到家就还给你”亲亲就是不给借(当时围观看热闹的群众很多)。这时兴安拨开人群走了进来,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皱皱巴巴的钱来一边整理一边把钱递给那女士说“这是我这几天挣得钱就26元,(26元是当时一个多月的工资)你拿去,回家吧”。女士看了一眼兴安没敢接,乌丸莲耶因为兴安穿的又脏又烂花白头发还是乱蓬蓬的。大伙一起起哄“拿着吧这是兴安的一片心意”女士硬是不要。这下兴安急了结结巴巴的说“你拿着,没钱就不用还了,有钱就把钱打到洪庆工商银行兴安收就行了。”女士在大伙的鼓动下很不好意思收下了。兴安这时高兴的像个小孩挤出人群还不时的回头看看。(当时人们都说兴安很有钱,他把每天挣得钱全都存在银行,就连存折都由银行保管)
也不知他为什么得罪了他们村的长辈五保户老四。把兴安狠狠的打了一顿,就用兴安钉鞋的榔头往头上敲超级舞者吧邓长富,敲得兴安满头是包。吓的他抱头就跑,人跑了他的家当跑不了,全被老四拿走了侨乡人才网。街道上很长时间看不见他的身影,怕老四再打他爵爷吉祥。老四没事到街道转转看有没有兴安,还不时打听谁见兴安没?大伙就两个字‘没见’。大约过了一年多老四走了。街道上又看到兴安摆摊的身影,再看他的家当,已是破烂不堪,钉锤是用废旧管子焊的,钉鞋的鞋枕也是焊的。因为老四把兴安的家当拿走再没有还给兴安。所以他让人给焊了一套家当,随然家当不好看,但不影响他红火的生意。
他们村的人没事就和兴安开玩笑,说老四来了,正在干活的兴安听到后扔下活撒腿就跑赵小乔,逗得大伙哈哈大笑。后来再骗他,他只是抬头向四周看看问‘在哪’。骗得多了他也就不信了,像这样骗他的事持续了几年,兴安确实是特别害怕老四。
自从街道又来了一个修鞋匠,兴安有了竞争对手。人家的工具要比兴安先进多,尤其是有一台崭新的手摇补鞋机。这对兴安的生意威胁很大。后来他不知在那买了一台旧补鞋机,不好用冯友薇,常断线,气的他乱骂。
陆陆续续洪庆街道上又来了两家修鞋匠,这下街道上已有四家修鞋匠了,竞争更加激烈,三家都是全新的修鞋模式,可是兴安的家当依然还是老旧破烂不堪,已无法与那三家竞争了,生意开始暗淡。整天无事,没事就在他的摊子上睡大觉,起来后看看人家都很忙,就习惯性的自言自语乱骂。骂完了骂累了继续在他的摊子睡大觉。突然有一天街道上不见他人了,听人说他病了。
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了,人们几乎慢慢把他淡忘了无敌当家。
几年过去了,人们在不经意之间看到了他的身影。这时的他已是满头白发,还是乱蓬蓬的,身穿黑褂用麻绳绑在腰上,脚穿不一样的烂皮鞋,身背尿素袋子,在垃圾箱捡拾可卖的东西,一边捡着还一边骂着。从这天起几乎天天都能看到他在垃圾箱旁的身影麦吉减肥法。
好像是在一个冬天他再一次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了,这一次是永远的消失后青春期的诗。
很多年后尤其是学生还学着他独特的骂人方式,人们为了保证能干好一见事或者帮忙,都学着他那句口头语“这活弄不好就不似额兴安奏滴活”。(这活干不好就不是我兴安干的活)现在人们早已忘记洪庆街道上从前还有一个修鞋匠兴安。
2018年08月9日完稿

这棵树下就是修鞋匠摆摊的地方。公路现已扩宽但树还在。
(如有雷同请不对号入座 )
作者简历
王建西:60后,业余摄影爱好者。喜欢用镜头记录一切美好的瞬间。也是文学爱好者,偶尔文学作品和摄影作品发表在纸质报刊上。灞水两岸小编。
微信号:w827998380
手机号13571832030

相关诗文
李忠孝||大话;新筑
屈文通《灞上春色》
张德通||我村的祠堂我村的老坟
高五幸 || 灞浐河传说新编(散文)
赵小利 || 幸福(散文)
王建西 || 记忆中的洪庆老街道
温馨提示灞水两岸
非常感谢您关注@灞水两岸!如果您有好的散文、小说等原创作品,请直接加微信:w827998380进行投稿,加微信时请注明投稿。您可以附上您的个人简历、照片及个人要求(是否署上真实姓名等特别要求)投稿须知
1、未在公众号、网站发表的原创散文、随笔、文学评论,附100字以内作者简介及照片, 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2、注明投稿(灞水两岸),注明作者微信名,微信号,便于联系。投稿五天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3、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的稿费,20天内以微信红包形式派发,赞赏总金额低于10元(含10元)的作为平台维护费用。灞水两岸

无论您有多忙,请花1秒钟的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可能您的朋友就需要!谢谢!
全文详见:10871.html

TOP